金山办公挥不动AI的巨锤

来源丨硅基研究室

作者丨白嘉嘉

美编丨渔 夫

图片来源:由无界AI 生成

图片来源:由无界AI 生成

编者按——

如果从chatGPT正式发布算起,不到一年的时间,这场席卷全球的AI大模型风暴正在颠覆一切,包括此刻的中国企业。

不到一年的时间,中国企业争相发布了上百个行业大模型,在各类测评榜单与文章中,「能力最强」似乎成了官方统一的用语。尽管,不少分析文章中已经确定了一些共识,比如当下的国产大模型热潮已趋于冷静,又比如,基础大模型的竞争格局已定,应用层的角力已经开启。

但如果离开极客们兴奋的语境,回到一家公司、一个行业本身,我们也许会有更务实的视角,解决一些更务实和直接的问题:

一家企业的AI战略是什么?会如何影响这家企业的未来?它是蹭风口的人还是造风口的人?

「硅基研究室」试图公司研究出发,推出「潜望AI」策划,我们选取了不同行业与赛道的「关键公司」,希望通过拆解它们的AI战略,以穿越迷雾,厘清未来方向。

本期为该系列的第1篇——《金山办公挥不动AI的巨锤》。

很长一段时间里,微软中国所在西格玛大厦向西300米的翠宫饭店,被程序员视作民族软件的旗帜。这里正是重组后的金山的所在地,彼时微软Office办公套件正靠着Window 95的预装优势在中国市场横行无忌。

从1989年第一款基于DOS系统的WPS发布起算,金山已走过了35个年头。这35年里,与微软的竞争是金山的主旋律,多次交手,互有胜负。

时至今日,中国互联网产业巨头林立。在一轮又一轮的商战中,金山也褪去了最初「民族软件」的光环,WPS成为了年轻人手机里的「芸芸众生」之一。但很少有人记得,这是一家走过软盘时代、Windows时代、互联网时代、移动端时代直至今天AI时代的老牌劲旅。

11月6日,金山办公的WPS AI和其它8家公司的大模型产品一起通过了国家审批,正式获准面向全社会开放。11月16日,WPS AI开启公测。

然而,很快就有用户发现《WPS隐私政策》中存在涉嫌侵犯用户隐私的语句,“我们将对您主动上传的文档材料,在采取脱敏处理后作为AI训练的基础材料使用”。11月18日,金山办公针对此事道歉,并删去了相关表述。

金山办公挥不动AI的巨锤

大洋彼岸外,背靠大模型实力最雄厚的OpenAI,微软已吃到了AI红利,最新一季财报显示,Office 365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18%,达到108亿美元,企业订阅量和客单价分别增长10%和7%。

而金山办公则忧喜参半。

喜在于,今年前三个季度金山办公营收、扣非净利润均实现双位数增长,分别为16.99%和29.85%。其中对业绩起主力支撑作用的个人订阅和机构订阅在第三季度分别增长25.64%、36.13%。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WPS的功能买单了。

金山办公挥不动AI的巨锤

忧在于,相比第一季度,营收增速明显放缓,第三季度营收增速回落到了9.4%,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更是只有0.18%。

此外,半年报显示,金山办公的128亿账面资产中,货币资金、理财产品和定期存款合计数达到103.16亿元,占总资产的81%。

这使得金山办公的「AI故事」扑朔迷离。同行都在all in AI的时间点,金山办公似乎并没有展现出魄力。

那么,它到底在布局一个怎样的未来?它的AI战略能不能支撑当前的千亿市值?这家屡次靠传奇领袖力挽狂澜才走到今天的企业,真的能在来势汹汹的AI时代站稳脚跟吗?

中规中矩的AI战略

大模型像一股狼烟,召来了许多互联网老将。

网易丁磊打破了「不追风口」的惯例,扬言将以最快的速度布局大模型;搜狐创始人王小川创立了百川智能,半年内发了7款大模型;微软中国研究院奠基人李开复,最近发布了首款开源中英双语大模型「Yi」,在测评榜单上迅速夺魁……

这些已经功成名就的老将重新投身战场,显然预见了大模型将给行业乃至世界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推动中文互联网从无到有的他们,不可能缺席这场冒险。

然而这场冒险中,旗下应用场景距离AI最近,甚至有微软打样的金山办公,却让股民失望了。

从今年2月开始,金山办公的股价开始一路上涨,直至6月20日突破历史最高点达到530.3,将企业的市值带上了2500亿的规模。

然而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金山办公的AI故事失去了吸引力,股价进入下行通道,截止11月23日发稿,市值回落到1424亿左右。

金山办公挥不动AI的巨锤

股价上涨,显然是受益于AI的推动。

其中最有意思的一件事是,3月16日,微软宣布公司正在将AI技术植入到办公软件当中,该功能被命名为「Microsoft 365 Copilot」。3月17日,金山办公股价上涨15.45%。

股价下跌,当然也是因为AI。

6月20日,金山办公召开了2022业绩说明会,金山软件董事长邹涛表示公司“首先会选择和AIGC、LLM相关的技术服务商合作,通过他们的技术赋能来进行产品研发;同时,我们也在持续接触一些优秀的创业公司。”

这两句话透露出的信息是,金山办公,乃至背后的金山软件,至少在这个阶段不会参与自研大模型。

早在5月,现任金山办公CEO章庆元接受品玩的采访时,就曾透露过金山办公的大模型策略。

章庆元用医院的「分诊台」来比喻金山办公的大模型战略——

思维链能力出众的大模型可以用来对标开发微软Copilot人机交互功能;需要AIGC能力的地方,比如写诗、作画,金山办公会选择接入大厂的大模型;而对文档内容的抽取,则会利用MinMax提供的能够私有化部署的大模型。

金山办公挥不动AI的巨锤

「成本」是阻止金山投入大模型研发的直接原因。

相比于亲身下场从开头开始「炼」大模型,成为一个好甲方,对章庆元来说是一个更具性价比和灵活性的方案。

他的理由是,在当前这个时间点,就连大厂都很难搞到足够的GPU,算力成本相当高昂,商业化乃至盈利更是遥遥无期。或许等「百模大战」过去再做投资或直接收购一个团队,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不过,出于合规、监管方面的考虑,金山办公必须要实现私有化部署。因此在某些特定场景内,会根据需求做一些中模型、和小模型。

金山办公确实迅速地实现了这些目标。过去的半年多时间里,金山办公构建起了「AIGC+Copilot+Insight」的产品线,分别对应「内容生成」「人际交互」「知识提炼」三方面功能,并按计划将这些功能逐步嵌入到文件、表格、演示、PDF四大组件当中。

金山办公挥不动AI的巨锤

从节奏上,金山办公的步调也不算慢。从3月接入文心一言开启测试,到4月官宣WPS AI,再到5月发布WPS 365,到7月开启申请体验,直至11月4日获准面向公众正式开放。在某些时间节点上,金山办公甚至走在了微软前面。

技术方面,金山办公的合作伙伴从MiniMax拓展到了文心一言、科大讯飞等大模型领跑企业,在9月的技术开放日会议上,金山办公自研的7B、13B小模型也如期而至。

确实,金山办公按照节奏一步步实现了自己的构想,既没有过分夸大噱头,也不能说是无动于衷,中规中矩。

唯一让人好奇的是,为什么现金如此充沛的金山办公,却在花钱这件事上显得过分谨慎。

前文提到,金山办公货币资金、理财产品和定期存款合计数达到103.16亿元。据《市界》统计,A股111家应用软件企业中,金山办公是手中钱最多的,而放眼整个A股市值200亿以上的763家上市公司,金山办公账上的「钱」占总资产的比重,也高居第二。

这一现象给人的印象是,似乎相比于投入研发,金山办公更喜欢用它来吃利息。

去年金山办公有2.91亿元收益产生于理财产品和银行存款,占当期净利润的25.7%,2023年上半年为1.56亿元,占净利润比重为26%。

或许,这账上的100多亿,正是拨开金山办公不疾不徐表象,一窥内里的关键。

谁能推动金山?

纵观金山的发展史,它身上涂抹着浓烈的个人英雄主义色彩。

从1988年求伯君将自己关在深圳罗湖区蔡屋围酒店的501房间里敲了400多天、整整122000行代码,最终掏出来了中国第一款文字处理软件WPS 1.0开始,「关键人物」的出现就是这家公司至关重要的一环。

金山办公挥不动AI的巨锤

「关键人物」给企业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初速度,而一旦「关键人物」消失,根深蒂固的利益分配体系便使得这座「金山」寸步难行。而这正是今天金山难以真正ALL IN AI的原因。

似乎在每一轮产业变革的时候,金山都会遭遇重大挫折。其中最能反映金山症结所在的,是21世纪初的杀毒软件免费之争。

彼时,新浪、网易、搜狐等互联网公司已经颠覆了过去靠卖软件赚钱的商业模式,通过发展增值业务创收。而1998年就曾考虑过WPS免费的金山,在2006年360携手卡巴斯基推出免费杀毒软件后,竟然为金山毒霸要不要免费这件事纠结了整整3年,以至于险些在市场上绝迹。

金山的转型之路之所以这么难走,一方面是因为前文提到的现金流压力,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诞生于软件时代的金山,已经形成了以软件收费为核心的营销、渠道、经销商体系,那个体系几乎是整个公司最高的执行部门。如果要实行免费,其本质就是要瓦解整个传统体系,革自己的命,一般人都做不到。

为了推动金山改革,求伯君和张旋龙请回了雷军。也正是雷军回归后“一脚把金山踹进了移动互联网里”,才有了WPS后来每年300%爆炸式增长,不仅在PC端再次和微软站上了同一起跑线,在移动端更是「遥遥领先」。

而金山办公独立后的CEO葛珂直到经历了这段时期才明白,“当一个大势来临的时候,你可以怎样迅猛发展”。

2021年,葛珂在布局完WPS Office办公软件、金山文档、金山协作三大拳头产品矩阵,完成了从单机版文档处理工具向多人协同工具以及云上协同的转变后,卸下了担子,将「金山」交到了章庆元手里。

金山办公挥不动AI的巨锤

葛珂和章庆元是两个风格截然不同的领导。

在一些管理层眼中,葛珂是「从站在卫星看地球的角度」来看待WPS业务的,不喜欢讨论诸如收多少会员费等细节,总是给成员一些框架性的指导。

而章庆元则对细节有更详细的关注和指导。过去他主管研发时,被员工称为一个“对产品有洁癖”的领导。当广告业务开始严重影响用户体验,章庆元曾坦言“WPS做成这样我不能接受”。

凌晨一两点,人们经常会看到章庆元正在某个业务群发起讨论:给会员的退费按钮应该放在哪里?一些产品的核心功能如何改善?

毫无疑问,章庆元是一个卓越的反思者,能持续推动产品迈向极致。而这也正是2021年交棒时,葛珂所看重的。

但谁也没想到,AI浪潮来得如此汹涌,转型刚完成两年,更大的挑战已经在敲门了。

像推动当年金山毒霸转型免费一样,以Copilot为代表的办公助手意味着全新的人机交互逻辑及功能设计,而这次的革命,同样会导致传统研发、设计、销售体系的瓦解。

而2021年才接过船舵的章庆元,是否已经积攒起了足够的声望和经验,来挥动金山这柄势大力沉的巨锤?

其实相比于葛珂,章庆元更像早期雷式管理风格的继承者,常年冲在产品一线,凡事亲力亲为。很多员工甚至半开玩笑,他的英语可能都是和雷总学的。某次发布会上,章庆元也在台上说出了一些英语单词,后来员工在微信群里发出评论——“章总的英语是雷总的嫡传”。

金山办公挥不动AI的巨锤

但显然,成为「雷军二号」并不是靠模仿管理风格就可以做到的,而是无数军功章的堆积。

某种程度上,金山办公账上的100多亿资金是章庆元所处困境的一个隐喻,也是一场涅槃。他足够有资格来使用这笔钱了吗?有魄力完成新一轮的自我革命吗?

金山办公需要一场颠覆

在多个场合,金山办公都曾正面或侧面地表达过同一句话,在国内办公软件领域,金山办公是当之无愧的行业第一。

这种自信并非毫无道理。过去的十年里,金山办公占有了大部分C端市场。数据显示,截止9月30日,金山办公主要产品月度活跃设备数为5.89亿。

同时在政企端,得益于国家推动信创改造工作,过去两年金山办公在B端的主要营收也迎来了一波迅猛的增长。而这种增长预计将会持续到2027年底。

最重要的是,在合规和监管政策的限制下,「OpenAI+微软」的王炸组合,在短期内似乎没有进入中国市场的希望。

种种利好因素下,看起来金山办公确实不太需要为业绩发愁。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金山办公的核心壁垒主要有三——高度模块化的产品定位,C端市场占有率,以及几十年来养成的用户习惯。这三面壁垒,实际上都有可能在AI时代垮塌。

高度模块化的产品定位,是金山办公与其它企服企业的核心差异。

金山办公并不追求为企业提供全链条服务,而致力于使自身的产品具备更强的兼容性,能良好嵌入各个公司的办公体系。即便是订阅,也是把所有资产交给客户,包括代码,属于资产放权。

这种模式具有生命力的一个重要前提,过往的企服企业所能提供的定制化服务性价比不高,而大踏步转型对公司来说又负担太重。

但随着大模型的代码生成能力逐渐成熟,企服企业提供服务的成本和效率都能够得到大幅优化,对致力于数字化转型的公司来说,量身打造一套办公系统逐渐成为了具备性价比的选择。未来或许对模块化组件的需求并不会消失,但付费和使用频率上会产生一定下滑。

C端市场占有率方面,本质上是雷军留下的遗产,被「一脚踹进移动互联网」使得金山办公抢先推出了手机端应用,继而靠移动端和PC端的云协同拉动增长。

金山办公挥不动AI的巨锤

虽然这些年里,金山办公的产品不断迭代,但依旧没有脱离范式,这也是许多人说金山办公一直在吃红利的原因。

但在今天,不论是手机端编辑,还是「PC+移动」的云协同,都有飞书、钉钉、企微等多款软件可以实现,甚至使用起来更轻便。

之所以当下还有很多人仍选择用WPS、Office来制作PPT、Excel表格,一方面是因为飞书等软件的功能并没有二者全面,尚不足以处理各行各业千奇百怪的需求。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几十年来,用户已经习惯了Word、PPT、Excel的操作范式,想要实现用户改变,十分困难。

但占据了用户习惯的高地并不意味着金山办公可以高枕无忧。

首先我们要承认一件事,现有的Word、PPT、Excel等办公软件虽然是目前的最大公约数,但它们并不「好用」,许多人十几年都不曾了解清楚那些复杂的工具栏和多级窗口到底能做什么。

而以Copilot为代表的新型人机交互方式意味着更便捷的操作范式,并且迁移成本极低,只需要像平时说话一样将需求告诉Copilot,它就能自动调用各种功能来满足用户。

金山办公挥不动AI的巨锤

或许未来,如何与Copilot沟通也会成为一门学问,但扉页是否写着金山办公的名字,还需要打一个重重的问号。

回到最初的问题,自研大模型真的没有必要吗?

如果金山办公能在BAT们的基础大模型中蒸馏出符合办公场景要求的Copilot,为什么钉钉、企业微信等不能上线类似的功能呢?

其实,从章庆元的公开表述中可以看出,他对于大模型将在办公软件领域引起的剧变所有洞察,也曾透露过Copilot会对金山办公的商业模式产生巨大影响。

然而可惜的是,从目前金山办公的表现来看,章庆元似乎很难真正凝聚起公司上下的力量ALL IN AI。

时间拨回2019年金山办公登陆A股的庆功宴上,章庆元想起了在珠海做研发的青春岁月。那是一个宛如在象牙塔里的乌托邦世界,年轻的程序员们白天研发,晚上就去珠海办公室的楼顶露台喝酒聚会。

范海涛在《生生不息》中提到,2021年,章庆元还能找到2003年的一份PPT,在那份PPT里,WPS发誓要在2003年投入100个研发人员重做WPS。那时,WPS还没有产生任何收入。

这一次,章庆元的任务不再是扮演好那百分之一,而是做出并推动那份孤注一掷的PPT。

参考资料:

《生生不息》,范海涛

手握100亿,金山办公躺着赚钱,市界

金山办公十年:虚高的野心与AI转型背后的隐忧,新眸

《跟踪报告:金山办公AI战略如何落地?》,民生证券

《金山办公的估值研究》,东吴证券

以上内容均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AptosNews立场,不是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如遇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11月24日 下午1:45
下一篇 2023年11月24日 下午3:57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扫一扫
tiktok
百度扫一扫
抖音扫一扫
本站没有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