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特曼重回OpenAI:既是成功,也是失败

​作者:一号

OpenAI年度大戏落幕,山姆·奥特曼回到了原本的CEO之位,但这是他的成功,也是他的失败。

在过去的几天,OpenAI人事动荡的大戏,经过一轮又一轮的反转,终于算是以奥特曼的回归落幕了。但OpenAI是否能够坚持其创立初衷,直至实现其理想,可能要打上一个问号。

奥特曼重回OpenAI:既是成功,也是失败

奥特曼最终回归

上周五,OpenAI的创始人,人称ChatGPT之父的奥特曼,被自己创办的公司给“优化”了。和他一同被踢出董事会的,还有原来的董事长格雷格·布洛克曼,接着他直接甩手不干了。

作为一家估值近千亿的独角兽公司以及AI界的“普罗米修斯”,OpenAI这次突然的人事动荡,显然让投资人、媒体以及一众吃瓜群众大吃一惊。

奥特曼重回OpenAI:既是成功,也是失败

从OpenAI官网的声明来看,解雇奥特曼是因为他对董事会不坦诚,阻碍了董事会履职的能力,但并没有给出具体原因以及证据。消息一出,投资方和员工都给了董事会不少的压力,先是至少有三名高级研究员提出离职,然后是投资方准备起诉董事会。

在各方压力之下,董事会和奥特曼进行了谈判。奥特曼也在第二天带着“临时通行证”出现在了公司,但是,双方的谈判破裂了。微软随即宣布奥特曼和格雷格加入了微软。在被公司首席技术官,也是被视为此次事件“始作俑者”的伊利亚告知奥特曼不会回归后,员工们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没有员工的OpenAI什么都不是”的接龙,并有700多名,超过90%的员工,包括伊利亚在内,签署了联名信,要求解散董事会,让奥特曼回归,否则他们也要加入微软。

员工的逼宫以及投资方给到的压力显然奏效了,在微软等各方斡旋下,OpenAI官宣奥特曼回归,并继续出任CEO,而同样被解职的格雷格也表示要回OpenAI继续敲代码。OpenAI官推也转发了大合照的推文,并附上了“没有员工的OpenAI什么都不是”,这次使劲按俨然成为了公司的团建。

奥特曼重回OpenAI:既是成功,也是失败

新董事会的成立

奥特曼虽然回归了OpenAI CEO一职,但并没有回到董事会。董事会进行了改革,新的董事会成员主要有三个人,他们分别是:

Bret Taylor:Salesforce 的前联合首席执行官,被任命为 OpenAI 新董事会的主席。Taylor 在科技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曾经要求马斯克履行收购推特的人就是他,这对 OpenAI 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奥特曼重回OpenAI:既是成功,也是失败

Larry Summers:经济学家,曾任美国财政部长(1999-2001年)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2009-2010年)。Summers 在政府和商业界都有广泛的联系,他在多个技术公司的董事会上担任职务,并作为安德森·霍洛维茨的顾问,为 OpenAI 提供了政策和商业领域的重要联系。

奥特曼重回OpenAI:既是成功,也是失败

Adam D’Angelo:Quora 的首席执行官,是旧董事会中唯一留下来的成员。尽管因为开发了ChatGPT竞品的Poe,D’Angelo被怀疑是此次事件的重要发起者,但他在帮助将奥特曼带回 OpenAI 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根据消息,这个三人董事会未来将会在一个30人的董事候选名单中进一步遴选出一个9人左右的OpenAI新董事会,作为OpenAI未来的最高决策机关。

新董事会的成立对于OpenAI此次事件意义重大,因为在OpenAI的组织架构中,董事会几乎拥有最大的权力,而这些人却并不直接参与到OpenAI的盈利中,所以投资方们才对此次事件的发生有很大意见。之所以这样,主要是缘于奥特曼设计的复杂而拧巴的架构和决策机制。

OpenAI奇怪的组织架构

时间回到2015年,彼时的OpenAI并非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公司,而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最初是由此次风波的主角奥特曼、格雷格以及马斯克一起成立的,由他们三人以及被拉入局的一众大佬一起组成的董事会进行管理。但在2018年,由于理念不合,马斯克带着他承诺要给OpenAI的十亿美金,离开了OpenAI,让后者陷入了财政危机。

研发需要投入,没钱了怎么办,奥特曼只能到处找钱补窟窿,并想办法给解决这种困境一个长久之计。思来想去,他最终设计了一个方案。

在原有非盈利组织架构下,设立一个允许公司赚钱的“有限盈利公司”。而这个公司的投资者进行投资后,可以获得有上限的分红,即不能超过投资额的一百倍,一旦超出,多出来的部分就要给到非盈利组织。虽然有上限,但至少有利可图,所以能够吸引投资者。

奥特曼重回OpenAI:既是成功,也是失败

所以奥特曼先设立了一个由OpenAI非盈利组织、员工和投资者共同持股的子公司,由它掌管利益分配,然后又在这个子公司名下,设立了一个名为OpenAI Globol的公司,和大投资方微软分享股权。在这家公司里,微软占股49%,但是并没有投票权。而以上所有这些公司和组织,权力来源都是非营利组织的董事会。也就是说,拿钱的不能投票,投票的不能拿钱,这也是为什么原董事会中会有那么多人不参与公司运作的原因。

这样设立的初衷,是为了让OpenAI能够拥有足够的资金维持运转,同时又能独立于投资方,朝着自己公司设立的初衷,也就是通用人工智能(AGI)的研发前进。所以此次董事会把奥特曼踢出董事会,投资方也才只是提前十几分钟知道消息。

奥特曼的成功与失败

奥特曼设计的这套组织结构,自2019年以来,稳定运转了数年,并在这期间推出了爆款产品ChatGPT,看似在资本和理想之间取得了平衡。但此次人事动荡的结局,奥特曼众望所归,成功回到CEO一职,不仅彰显了他个人在公司内部的个人魅力以及投资方中可靠的形象,更是他自己权力的稳固,这无疑是个人的成功。

但与此同时,也暴露了他所设计的组织架构的一个失败。在原本的设定之中,董事会应当在奥特曼、投资方以及员工等各方的压力之下,依然能够保持决策的独立性,才能保证公司后续的研发决策不受外界干扰。但是,此次事件的最终解决显示,公司的董事会作为这个组织架构中的最高权力,它的决策依然会受到投资方等的影响。

奥特曼重回OpenAI:既是成功,也是失败

首先,投资方可以自主决定是否继续投资OpenAI,从而在没有决策投票权的情况下,通过资金的操控间接影响公司决策,奥特曼目前在带领OpenAI往商业化的道路上发展,走得很成功。而公司员工中有相当一部分持有公司股份,并非所有的员工都怀揣着AGI的理想在工作,奥特曼能够带着公司往商业化的道路上奔跑,他们当然喜闻乐见,肯定也不希望奥特曼被解雇。

而且,目前奥特曼和格雷格已经加入了最大的投资方——微软,在未来新组成的9人董事会中,很有可能会有他们或者其他代表微软声音的成员,从而实现微软在公司决策中的实质投票权。

而这种情况一旦发生,OpenAI是否还能支持其设立的初衷,不受投资方影响,继续朝着往理想的AGI的方向进发,可能会是持续萦绕在OpenAI内部成员中的一大疑问了。

以上内容均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AptosNews立场,不是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如遇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11月24日 上午11:30
下一篇 2023年11月24日 下午12:31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扫一扫
tiktok
百度扫一扫
抖音扫一扫
本站没有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