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施压、董事会松口 阿尔特曼或重返OpenAI?,投资人施压、董事会松口 阿尔特曼或重返OpenAI?

文章来源:财联社

投资人施压、董事会松口 阿尔特曼或重返OpenAI?,投资人施压、董事会松口 阿尔特曼或重返OpenAI?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2023年科技圈年度大戏——OpenAI “政变”正在上演。OpenAI于美国时间11月17日突然宣布解雇CEO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

而最新报道显示,阿尔特曼重返OpenAI也不是不可能。

彭博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OpenAI的投资者正在向OpenAI董事会施压,要求撤销罢免这一决定。上述知情人士还称,微软CEO Satya Nadella一直与阿尔特曼保持联系,并承诺无论阿尔特曼下一步采取什么措施,都会支持他。

重压之下,OpenAI董事会的语气有所缓和,其首席运营官Brad Lightcap出面,在周六(美国时间11月18日)早上发给员工的另一份说明中表示,阿尔特曼被解雇背后不存在“渎职”,而是因为阿尔特曼与董事会之间沟通存在障碍。

据The Verge报道,OpenAI董事会正与阿尔特曼谈判,希望他回归

当然,阿尔特曼的另一个选择是另起炉灶。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阿尔特曼正在考虑回归,但他已告诉投资者,如果他回归,希望有一个新的董事会和治理结构。知情人士称,他曾讨论过另外创办一家公司,聘请 OpenAI 前员工,包括几名因抗议他被罢免而辞职的员工。知情人士称,阿尔特曼预计最早将于本周末在这两种选择之间做出决定

“政变”之速

目前,OpenAI董事会的成员已经从六位变成四位,正是这四位合力将阿尔特曼和前董事长雷格•布洛克曼(Greg Brockman)逐出了董事会。他们分别是, OpenAI首席科学家伊尔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独立董事/Quora首席执行官Adam D’Angelo、技术企业家Tasha McCauley以及乔治敦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SET)的Helen Toner,苏茨克维主导了此次罢免,后三人均不是OpenAI的员工。

通过被驱逐的两位高管在社交平台表态可知, OpenAI可以说是一夜“变天”。

据布洛克曼透露,周四(当地时间11月16日)晚上,阿尔特曼收到了苏茨克维的短信,约在周五中午面谈;到了约定时间,苏茨克维先是绕开布洛克曼召开了一次会议,除了布洛克曼,阿尔特曼在内的整个董事会都在场,苏茨克维在会上通知阿尔特曼被解雇;随后,苏茨克维通知格雷格,后者将在董事会中被除名,但由于他对于公司很重要,所以将保留其总裁职位。大约同一时间,OpenAI发布了阿尔特曼被解雇的公告。

“据我们所知,管理团队在此后不久得知了此事,除了Mira,她在前一晚(周四晚上)就知道了。”Greg Brockman表示。Mira即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她去年5月刚升任OpenAI CTO。

对于此次“政变”,不仅绝大部分公司高管被蒙在鼓里,外部投资人事前也一无所知。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科技媒体Axios,绝大部分公司成员知道消息的时间仅比公众早一分钟。

高层地震或因核心层在公司发展理念上不合

阿尔特曼被罢免的主要原因,OpenAI在公告中这样解释:阿尔特曼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并不坦诚,阻碍了他履行职责的能力,董事会也不再相信他继续领导OpenAI的能力。

更直白的原因或在于,OpenAI首席科学家苏茨克维,也是这起突发事件的中心人物,与阿尔特曼和布洛克曼在公司战略方面存在严重分歧。

AI安全是核心分歧点,围绕安全问题,公司的商业化进程也是一大争议点。

OpenAI作为一个非盈利组织诞生,在阿尔特曼的带领下走向盈利模式,但在OpenAI内部,一直有“非赢利派”与“赢利派”之争,核心层在公司发展理念上的不合为此次高层地震埋下伏笔——苏茨克沃领导着公司的研发团队,他代表的非盈利派强调安全,强调OpenAI的基本价值观,而阿尔特曼所代表赢利派,强调加快发展。

前不久刚落幕的OpenAI开发者大会则是导火索。在开发者日那天,阿尔特曼推出了定制GPT商店,并且提供给开发者API助手,启动了与开发者分享收益的商业变现模式。

但激增的用户,很快超出了OpenAI的承受能力。11月9日,由于“安全问题”,微软切断了员工的ChatGPT。同日,OpenAI经历了严重的停机,该公司将其归因于“DDoS”。11月15日,阿尔特曼不得不宣布暂停新的ChatGPT Plus用户注册。

这些都进一步增加了苏茨克沃对安全问题的担心。

有报道称,周四上午十点钟左右,苏茨克沃找到了另外三位董事,让两位技术人员向董事们说明了系统面临的安全和稳定等方面的严重隐患,这个代表了董事会三分之二席位的会议,随即做出了炒掉阿尔特曼的决定。

苏茨克沃在11月18日接受采访时表示,罢免阿尔特曼,是“董事会在履行非盈利性为目标的职责,以确保OpenAI建造让全人类受益的通用人工智能。”

一位自称“了解情况”的知情人士表示,OpenAI的工程师们担心,在利用ChatGPT炒作的竞赛中,没有充分的安全审查就匆忙将技术推向市场。但阿尔特曼冲在前面,“阿尔特曼做了单方面的商业决定,目的是为了利润,偏离我们的使命。当他提出的GPT商店和收入分享,它越过了一条线。这标志着我们的核心价值受到了威胁。”

阿尔特曼似乎掌握了更多主动权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布罗克曼在阵前冲锋,发布了大量细节,阿尔特曼通过转发其帖子表态,更多时候保持沉默、语焉不详,他还发帖暗示,关于此次离职不能发表观点,否则会被拿走股权期权。

私下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听过阿尔特曼言论的人士透露,阿尔特曼对董事会的决定感到愤怒,并向同事抱怨没有更好地管理其成员并确保他们的忠诚。他还对朋友们说,大股东对公司治理没有发言权,这很荒谬。

目前为止,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获得了更多的同情,也收获了不少追随者。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OpenAI的主要股东包括微软和风险投资公司Thrive Capital正在帮助协调恢复阿尔特曼的工作。微软向OpenAI投资了130亿美元,并且是其主要的财务支持者,Thrive Capital是该公司第二大股东。知情人士称,该公司的其他投资者也支持阿尔特曼重返OpenAI。

据the information报道,知情人士透露OpenAI的三名高级研究人员相继于周五晚上辞职,离职的原因正是受到阿尔特曼以及Brockman离职的影响。这三位高级研究员包括OpenAI的总监Jakub Pachocki、负责评估AI风险的团队负责人Aleksander Madry,以及在OpenAI工作了七年的研究员Szymon Sidor。

另据The Verge报道,接近OpenAI的人士表示,更多的离职人员正在酝酿之中。

除了大量高级研究人员辞职,知情人士称,OpenAI的一些企业客户正在寻找替代方案,一些相关的高风险融资目前正处于危险之中。

综合最新的消息来看,阿尔特曼离开OpenAI一事依然留有余地,他似乎掌握了更多主动权。

现在,压力给到OpenAI董事会这边。

以上内容均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AptosNews立场,不是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如遇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11月18日 下午7:33
下一篇 2023年11月19日 上午9:23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扫一扫
tiktok
百度扫一扫
抖音扫一扫
本站没有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